关键字: 站内搜索:

悉尼印象

日期:2011年6月17日 15:44
本篇文章为我中心在澳大利亚悉尼的学生所写,禁止转载!!
 
咖啡
悉尼是慵懒的,空气里都是咖啡的味道。悉尼的早晨是以咖啡开始,也是以咖啡结束的。我的第一份part time就是在一家咖啡店里做咖啡。我现在还保留着以前学做咖啡的笔记。那时候咖啡是装在优雅的杯子里的,不同的杯子装不同的咖啡。你可以看到咖啡上的泡沫,然后小心唊一口,你的嘴上就挂上了一道牛奶胡子。咖啡的泡沫代表着咖啡手的技巧。咖啡不仅仅拥有略微苦涩的味道,它还有丝滑的触觉。你会觉得无数的泡沫不是像可乐里的气泡在你的口腔里爆炸,而是像花朵突然间开放。
 
有个老头每天下午三点会准时来到小店,点杯long black,一直坐到下午五点。他的狗会安静地趴在他脚边,皮毛光滑。路人偶尔会停下来夸赞他的狗,或者摸摸那光滑的皮毛。狗温顺地露出自己的肚皮,享受陌生人的抚摸。这时候老人才会像孩子般开心地笑起来,也许这只狗就是他一生中最优秀的作品。
 
在悉尼还有无数家take away咖啡店,遍布在车站码头和各个人群拥挤的场合。这时候的咖啡是装在纸杯里的,用工业化的文明包裹着的,上面打印着各色商业标签。在中国你也可以见到这样简便的咖啡在肯德基和麦当劳里量贩式销售。这时候的咖啡和文化没有关系。
 
火车
悉尼公共交通的骄傲就是它的铁路系统。早上7点钟的新闻一般是以道路交通实况转播开始的,记者坐在直升飞机上,向观众报道哪条主干道已经开始堵车了和哪条主干道已经堵了多久的车。坐上火车的人开始庆幸自己的明智。7点钟的火车车厢,特别是往商业区的道上的火车厢,一般是人头攒动,上下层座无虚席。谁说国外就没有拉丁鱼罐头现象?!我已经无数次只能坐在上下层的楼梯上。你会听到无数报纸翻动的声音,电脑开机声,手机铃声,还有吮吸咖啡的声音。当然还有些人会趁这段时间补补觉,毕竟有的旅途是漫长的。
 
车厢的广播会报告沿途会经过哪些站,以及下一站是哪里。但是我仍然无数次坐过了站,那一般都会发生在我下工回家的时候,太累睡过头了。我最有趣的经历是曾经在火车站里过夜。那还是睡过站了,到了终点站,末班车已经没了。时间大概在凌晨左右。一些无家可归的人会在火车站里睡觉,当然还有酒鬼。车站的工作人员说:你们只能等早上5点半的第一次列车了。于是在炎热的夏天的晚上,酒鬼的呓语,流浪汉的歌声,空气中薄荷淡淡的香气陪我渡过了一个特别的晚上。有人说:你不怕吗?我说:一无所有,怕什么?!我想人这一辈子大概再也不会有这样一种无所畏惧的感觉了吧。
 
教授
某个教授是一位有名的教授,面部没有丝毫表情,淡定而从容。这就是教授。我有点怕她,因为她的问题从来没有正确答案。没有正确答案的考试是最可怕的考试,因为你的心里没底,你会前所未有地感觉到自己的智商和情商都有点低。但是教授说:没有什么事绝对的,因此没有绝对的答案,也没有绝对的教授。我只告诉你们历史和概念,而不是事实。事实不等于历史。你们看到的历史也许不是事实。最好你们都怀疑我写的书,怀疑我说的话,这样你们就会为你们的怀疑找充足的证据。怀疑是一种宝贵的精神,思考是一种必要的能力。我们具备这种精神,这种能力吗?
某个教授的课通常安排在闷热的午后,太阳光是慵懒的,空气中漂浮着躁动的水蒸气。教授说:工业的文明已经让人类退化。冷气使我们的汗腺密闭,神经失灵。挥汗如雨的农夫比办公室里的人们更开心,可能是因为汗水带走了他们细胞里的忧郁成分吧。我希望你们能够开心,还是不要开冷气了吧。
 
某个教授总是穿戴得整整齐齐,上衣口袋里还别着一朵含苞待放的白玫瑰。一开腔就是浓浓的英国味。他有一枚古老的硬币,总是放在香烟盒里,如果你需要,他随时都可以拿出来让你欣赏。他最喜欢讲坐火车旅行的故事。
 

还有某个教授…….

 



所属类别: 澳大利亚学生俱乐部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澳大利亚  悉尼 

版权所有:福建省出国留学人员服务中心      闽ICP备11015011号-1
办公地址:福州市湖东路208号晓康苑北楼03-04单元2203室     注册地址:福州市五四路217号电教大楼9层     邮政编码:350003
电话:0591-88504393     0591-87843278      电子邮箱:marketing@fjcos.com